就算選錯,毀滅是父母,還是孩子?

admissionlist_zps1dd7e589

那年聯考放榜,我特地騎了一大段路跑去還在田裡耕種的父親說,『我考上中文系這好消息』,雖說是夜間部但好歹是所國立大學,父親在田埂上難得鬆了一口氣,回家後他特別要我在祖先牌位前禱念這件算是喜事的消息。從田裡回來的路上,母親便不斷叨念她那自以為是的資本論,直到上香膜拜,她仍無法停止。

母親來自一個還算寬裕的經商家庭,外祖父是個有手腕的商人,二戰前後遊走台日兩方如魚得水,在二戰那樣家家吃蕃薯簽的年代,母親在一個不知菜油燈是何物,吃著白米飯,上著日本人開著幼兒園的家庭長大,他根深蒂固認為唯有從商是人生唯一道路。我的三位姐姐,全在她的專政主導下別無選擇讀了會計相關科目,甚至我擁有獨特美術天分的二姐,也被她推上她認為的康莊大道。

我從小對數學完全沒輒,儘管我多麼努力學習,外加課外輔導,在高中聯考前我是班上唯一擁有特權不用上數學課,不用考數學的學生。我們班導語重心長告訴我,我想我們再彼此折磨也不是辦法,不如你不用上課,每天就算張歷年聯考數學考卷,時間不限,完全答對考卷你便可回家,你可以自由問你想問的人,但不可以問我。

如果在這樣奇幻的學習經驗下,還本著我母親諄諄教誨,再不體認數學、商科非我長才,我大概也真到頭,一整個愚孝加愚蠢了。在填志願時,我摒開雙親到場,悄悄遞送了只填了歷史和中文系的志願卡。

我還沒上國小前,我便比一般同齡小孩國語文能力好上許多,倒不是家裡有人教,而且你的身體似乎就是有個雷達,對中文特別敏感,對閱讀特別喜歡,對歷史特別著迷。其實我是幸運的,因為我從小便知自己的強項與缺點,數學和中文及歷史對我就像天平兩端,我不可能魚與熊掌兼得。

在我去念大學那一天起,我母親沒有一天停止碎念『我的世界就此完蛋』,『我會找不到工作』,『當個一輩子仰賴家裡的啃老族』,到她怎麼如此命苦,生出如此不孝、不聽話的女兒做結。為了堵母親的嘴,大學的我除了學校獎學金,我不會放棄任何圖書館、校外基金會、補習班打工賺錢的機會。大四那年考上國立大學研究所時,是兩位姐姐力擔下一切母親的阻饒,幫忙繳了學費,我身兼兩份工賺生活費,才得以就讀。

碩士班三年級那年我得到第一份工作,遠離家鄉徹底擺脫我那世界毀滅的母親,我不想再聽見完全沒有肯定的話語,儘管我是那樣努力過日子,證明我的選擇並不是一個錯誤,她看不到我的快樂,而我已厭惡她的潑冷水,毀滅論,重考,轉系。

10多年的中文系生涯,我從沒因為我讀了中文系,便至此窮困潦倒,悔不當初。在來瑞典前,我在一個研究單位工作七年多,我教書,我做研究,過著自給自足安居樂業的生活。家姐雖常說『母親生前最是疼愛我』,但在多年齪語攻訐,惡毒的話語不斷蠶食,對母親的情感愈發保持相見不如懷念,多說多錯,少說少錯,只報喜不報憂的局面。

沒有一個孩子不愛自己的母親,世界上任何人的否定,都比不上自己父親母親一句否定威力來得大。在外人覺得我擁有人生勝利組的光環,我不在意嗎?我一直都在意,我在意是我不夠努力,還是我真的做錯了,是我讓我母親世界毀滅了,還是我們世界一起毀滅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