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的失敗,不等於永遠的失敗,這只是人生一個過程

600_phpH345cj

隨著年紀漸長,這幾年幾乎年年都可聽到身邊家族的孩子們最新學測或指考的戰報,儘管站在孩子立場那頭,希望家族這些家兄家姐別太為難孩子,但身為家族的老么人物,在你上頭永遠那句這是我家孩子,你管不著,所以還真不便出聲也不宜出聲,做任何指導性言論。只是在這幾個家族內轉來轉去的觀察,不免覺得不管時代怎樣演變,父母永遠是全天底下最矛盾的人物。

當年還是六萬考生聯招的年代,錄取率六萬取二萬,著實說當年日間部沒考好,我也不是太過難過,不就是那茫茫四萬個落選者其中一個,我天資既不異稟,雙親大字又不識一個,其他親戚朋友沒半個可提點幫忙的對象,學校老師除了天天抽鞭子厲害,教書倒無獨到之處。每日清晨6點起來苦讀,晚上12點才能睡覺,天天過著被填鴨填到飽和想吐,背著永遠記不起來的『國父說』、『先總統蔣公說』,過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日子,卻得日日背誦早已作古的人說啥鬼民族民生民權。考不上,真的也沒啥了不起,那三年的時光我真的盡力了。用一種不知道該怎樣努力才能往前,沒有父母的照顧與安慰,沒有任何後路的茫然,只是傻傻地耗盡身體裡的每一份力氣,常常排著學生宿舍旁的電話亭,丟下五塊錢硬幣,電話那頭傳來父親的一聲『喂』,往往哽咽說不出話,而話筒一轉到媽媽那裡,永遠又是那句『沒錢才打電話』的開頭,逼得人匆匆掛掉電話,強逼無事人般再度披上盔甲,再戰考卷800回。

那是一段只想逃,不知道自己人生除了寫考卷,回頭路是什麼,未來是什麼,只想從世界徹底消失的悲慘生活。考上了,整個村莊貼紅紙放鞭炮,人生是彩色;沒考上,便是家裡最無用的米蟲,最低等的人類,人生是黑白。

在準備夜間部大學考試時,曾經上過非常非常短暫的補習班,約一個多月的時間,早上上完課,下午我便遛去看二輪電影,一次兩部,耗到黃昏才緩緩搭上公車回家,我想我大概是補習班最歡樂,最寡廉鮮恥的學生。那時候我隔壁坐了一個重考三次的女孩,每天對著那張哭喪的臉龐,其實我很想和她說:『沒考上就沒考上,幹嘛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樣子』,但我怕我說出口,大概又招來像我媽那樣尖酸的回應『天底下怎會有這樣不知羞恥的孩子』,只是天又沒真塌下來,糟的只是大人覺得面子掛不住罷了。

我很幸運的是在我18歲那年,我便明白我喜歡什麼,我不擅長什麼,所以選擇科系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困難,困難的是我媽的認同,因為不能理解中文系能幹嘛,所以全一股腦反對再說,明擺著一副小孩就是得聽爸媽的,後面近20年時間都為此選擇與母親糾葛戰鬥,直至母親去世。去年母親病重時,我語重心長和她說『媽,我真的可以養活我自己,錢夠用就好,我不會餓死。你不要自己一直胡亂擔心,然後胡思亂想。』我知道我說再多解釋都無法讓他釋懷,只是為人父母夾著為孩子著想,希望孩子出人頭地的同時,真的試著去想過孩子的心嗎?

父母矛盾在於一天到晚要你考上好學校,但當你真讀到博士又嫌你錢怎麼賺太少,當你上國立大學夜間部時嫌夜間部不好,當你上國立研究所,嫌學校名不經傳,當你考上有名氣的國立大學博士,問你怎沒上台大。孩子生氣反問『不然你來考』,又被你罵不孝、忤逆。

人生的辛苦,其實不累,當你懷著喜歡和理想,做什麼都是甘甜,做什麼都是學習與成長,就算挫敗也敗得一次經驗的習得。人生的累是在於孩子耗盡二十年的時光,努力求的父母的認同與讚賞,卻從來沒有人告訴他『其實你的夢想是對的。』

孩子,若你在看這篇文章,我要告訴你,沒考好真的不會怎樣,除了讓你爸媽面子掛不住,這年頭考上新聞上說的好科系好學校,也不一定未來就一片光明,學以致用。聽聽自己的聲音,問問18歲的自己要的是什麼,唯有歡喜做,未來才會一點都不苦。孩子們的爸媽,為什麼孩子不再說心事,為什麼孩子怎麼做你都不滿意,為什麼永遠吵架收場,放了孩子也放了自己,你可以建議但不要強迫,因為孩子有天會走自己的路,你不可能領著他走一輩子,聽聽孩子的聲音,並且相信他,可以的話,請為他的選擇按個『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