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Joäo愛上Dora,我們在Kristianstad相遇

前陣子的輕旅行選擇了一個不屬於一般觀光客觀光的景點,Kristianstad,1614年丹麥國王Kristian 四世因應卡爾瑪戰爭所建立的一座古城,以丹麥國王為名,至今仍未被消弭歷史的老城,中間幾經丹麥、瑞典兩方屬地爭奪戰的要塞城市,目前歸屬瑞典南部Skåne省內的第四大城。

1847年大火燒毀整座城市,在幾經重建轉型,這座老城市如今以綠能城市、自然景觀濕地而著名。Kristianstad地形略微奇特,城市某部分腹地是低於海平面下,最低點高達到2.41米,這項令人常感惡水侵襲的不安,城市工程師以濕地、防波堤及水泵打造出城市新景象,讓這座被山嶺所環抱的平原,擺脫一般舊城的老舊蕭條,以嶄新、自然、鄉村等新特點吸引更多人參觀及入駐。

Vattenriket,便是緊鄰Kristianstad城市中心的著名濕地,2006年,以該城市最低點,低於海平面2.41米這項特質,成功轉型為生物保護圈濕地,沿著城市Hammar湖,種植大量蘆葦草,得以讓不同種類的鳥類,初春時便停留在這裡,孕育雛鳥、成長乃至隴冬南飛遷徙,湖面的魚群亦是成群游躍,瀕臨滅絕的物種在此也得以重生。
1

Naturum,自然景觀房,一座在蘆葦草深處的築巢建築,濕地的水中央,以一根根的木樁築水而起,宛若到這棲息的水鳥般,營建起與大自然的和平共生,沒有令人窒息的水泥牆,只有木頭的溫潤和玻璃幕圍穿透性,人類來到這座自然景觀房觀察來這濕地棲息的生物,每年的一月到六月該館會有一些瞭解該地生態的活動,館內提供望遠鏡讓遊客觀察各式各樣的鳥類,這裡是非常熱門的休閒景點,更是攝影師捕捉生物的絕佳地點。

2

建築四周環抱搭起棧道與觀賞舞台,而棧道則又圈起一池子魚群,讓孩子近距離的觀賞魚群,更讓孩子得以奔跑,看似寬廣的棧道,應是無安全上的疑慮,但孩子嬉戲池邊,亞洲媽媽的我依然膽顫心驚。景觀房二樓是一間小巧的咖啡廳,提供一些北歐輕食和冰淇淋,你可以選擇在在室內用餐,免去初春的冷風,也可以選擇戶外用餐,一邊曬著有點點熱度的太陽,一邊觀賞著遠方的水鳥。那日午後孩子玩累了,本在苦思去哪用餐,兩個小傢伙一直不是胃口挺好的孩子,一份瑞典肉丸子,一份三明治,加上一人一根冰棒,吃食總是不是重點,迎面而來清風徐徐,耳邊是鳥啾婉轉鳴叫,縱使初春微寒但心裡滿是愜意。

3.jpg

木製棧道搭得很長,銜接城市與水中央的自然景觀房,長橋的倒影映在湖面上,湖面澄清地像一面鏡,彎出另一道長橋,美得像一幅不大真實的畫。來這散步的人們不少,老老少少都有,行人中攜帶專業大砲型攝影配備的人也不少,想必是來這專門拍鳥的。孩子們帥氣地遛著他們的滑板,直駛過橋,路上城市居民對於外來的亞洲臉孔不免露出難得的側目,快速地自動閃開,並對兩個小傢伙微笑,我面帶抱歉地點頭致歉,老人家們報以口形說道『jättesöta』(真可愛!)

4.jpg

這裡一點都不匆忙,大人帶著孩子,孩子總是這樣衝來跑去,大人殿後尾隨,老先生和老太太牽手慢行,年輕的情侶更是相擁著肩並行,回程路上撇見橋上的防護網,被有情人們扣一道道愛情鎖,印象中年輕時也在某本書上看到過黃山的愛情鎖,不管在中國或瑞典,更或者台灣,這樣見證當下濃烈愛情的方式,千古不變。

橋上一把醒目地豔色鎖,寫著Joäo愛著Dora,2016年的初春我們一家一起見證這段醒目的愛情,也完成我們家一段最簡單的輕旅行。

愛,可以很簡單,簡單到只是陪孩子到另一個城市溜滑板,簡單到只是一客大冰淇淋,全家一起舀著吃,簡單到只是牽著你的手直到白髮蒼蒼年華老去,簡單到一把鎖寫著『我愛你』,還好,我們一直還有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