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屋公司的老闆來了

我叫璮璮,我出生在瑞典,但我爸爸媽媽來自台灣,我家住在瑞典中南部一個小鎮裡,這裡到處都是森林和遊樂設施,和一些矮矮的漂亮房子,人沒有中國和台灣多,路上人都少少的,而且很安靜。大人都會說這裡是個大學城,我不知道大學城是什麼?但我知道我爸爸就是在大學裡工作。

1.jpg

我星期一到五的工作就是去學校玩,和我妹妹兩個,我們在同一所學校,她念低一點的年級,我讀高一點的年級,全校同學和老師都知道她是我妹妹,她在學校的小名就是『妹妹』,我在學校得罩著我妹妹,不準其他小男生欺負她,但我妹妹很凶又很會靠狀,所以全校沒一個人敢惹他,包括我。每天爸爸騎腳踏車去上班時,便會在腳踏車後頭掛上我倆的Cykelvagn,駝著我們去上學。全校只有我們兩個有這東西,另外一個有的小朋友,他轉學了。

有天,大概我們吃完早上Fika點心的時候,教室門口來了一個大鬍子金頭髮男士,我們所有小朋友全好奇圍上去看他。對了,忘了介紹,我們班上同學全長得不一樣,有的頭髮到皮膚都黑黑的,有的頭髮咖啡色深一點眼睛很大,有的金色頭髮,我最好的朋友叫Jonas,他來自科索沃,他和我一樣不愛吃飯,熱愛賽跑和想當賽車手。

我和Jonas湊上前聽那大鬍子和老師說什麼,大鬍子說:他是學校後頭租屋公司的老闆,(嗯,我印象我媽說這附近房子全是租屋公司的,感覺是個來頭不小的人)然後靠近超市和租屋公司那邊有塊小朋友做運動的遊樂設施舊了,他想請學校小朋友畫一個新的設計圖。

什麼!雖然我平常很會畫畫,但要畫平常我們玩的運動設施的設計圖,這也太有趣了吧!

從那天起,學校老師每天會花一點時間和我們討論畫設計圖的事,有興趣的小朋友就可以加入這個小組,每天像大人一樣開會,沒興趣的小朋友就自個去作自己的事。Jonas對於這種需要動腦子的事,總是不感興趣,我為了和他一直成為好朋友,只好有時加入討論,有時又跑回去和他玩。

開會的時候,老師找來一些小石頭和木條,叫我們在紙上排列組合一下,想像一下這些石頭和木條就是我們平常爬來爬去的石頭和平衡木,大伙七嘴八舌開過幾次小組會議後,我們便畫出一張還算有樣子的設計圖,我想我媽一定會說『那是什麼鬼咚咚阿?但Bia(我最喜歡的幼兒園老師)誇獎我們聰明極了,簡直是極具潛力的優秀設計師』。過沒幾天,大鬍子便來把設計圖拿走了,並且很開心地和我們道謝。

2

某天放學時Nadia(我的另一位非常愛說話的幼兒園老師)告訴我爸爸,隔天早上一定得早一點到學校,因為大鬍子要開始蓋我們設計的運動設施場,將有一個動土儀式,和一些記者會過來採訪我們。老實說關於動土儀式和記者訪問這兩件事,我還是不大懂是什麼?

隔天大鬍子來了,帶了一堆頭盔過來,我們80個小朋友戴上大鬍子送的頭盔,便浩浩蕩蕩去挖土開工了,在家我爸媽也常叫我得幫忙幹粗活,剷雪挖花圃這種事,我也幹了不少,所以那天我挖得特別賣力。隔天上報紙版面時,我媽還特別幫我留了下來;我妹那傢伙也在另一個小報的影片上,她就和在家裡一樣,就是站在哪看著大家幹粗活,但吃大鬍子請我們全校的熱可可和餅乾,她可熱情了,一點都不需要我幫忙,自個拿了好幾次。

在我們把頭盔拿回家一個多月後,頭盔成了我和我妹妹在家玩打仗的道具,我們壓根忘了這件事,大鬍子趁雪還沒下下來前,又請我們去工地哪吃了一次熱可可和餅乾,說是要把一條紅繩子剪斷(我媽說那叫剪綵)。放學回家時,我約我媽去運動設施場那看看,那裡,現在蓋著我們畫的石頭、平衡木、和一些木樁,還打上漂亮的燈。

_MG_5829

雖然積雪了,我們不能在那上頭玩,但等到春天,雪融了石頭和木頭又露出來了,我們又多了一個好玩的地方了。

–長春小學時代‧妙筆閱讀2016年四月份邀稿

 

對「租屋公司的老闆來了」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1. 那個…最近才看到這篇文章,只是想說,破土是指陰宅,動土才是陽宅,這邊應換成動土比較沒那麼驚嚇。
    是說瑞典的幼教真的很棒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