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atan:失敗只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

5fceb0e9007cb1721f896cccd7e3d80fc1e241b0

在足球場上身穿10號球衣身高1.92米的Zlatan,是瑞典最著名的足球明星,出生在瑞典馬爾摩市(Malmö)最傳奇的人物之一,馬爾摩市的五星級飯店Clarion

Hotel & Congress在2015年將自己飯店裡的『總統套房』改成了以Zlatan命名的Zlatan suite,並號稱他就是這城市的『王』!

在哨聲結束前最後一刻依然不斷加快自己的腳步,就像小時候再度回到母親哪為了飽餐一頓,他必須跑得很快,快到像旋風一樣,否則那頓晚餐便結束了,他露出像獅王怒吼的猙獰表情,張揚狂傲的臉龐告訴著世人『我是王,這球場就是我的,其他人通通滾開』,他高大卻異常柔軟的身體如閃電一般突破對方重重防線,腳上那顆球就像他身上的一部份,左腳踢出越過某人腳旁,幾秒後又神不知鬼不覺回到他右腳上,偷對方一個不注意的空檔,趁亂在幾十雙腳的空隙間,用力且直勾勾地將那最致命一球在最後一刻奮力踢出,觀眾席上的群眾開始煩躁地起身等待,連對手都停了下來,在哨聲終了前,大家都在屏息等待到底是否射門成功了沒?

嗶~裁判員雙手平舉,哨聲刺耳的尖銳劃破空氣,靜默後轉為落寞的鼓譟,觀眾席上失望的群眾頹廢地抱頭低吟,Zlatan將一向如飛的腳步停下,在這塊如綠色地毯的足球場上來回緩慢地走著,凝視著觀眾席上的一切失落,一向晶亮閃爍的藍眼珠瞬間黯淡下來,終究他沒有贏,『輸』的感覺是那麼差勁,總讓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段吃不飽、被毆打的童年往事。他總想著怎樣更快,怎樣每場都贏,和此刻觀眾席上落寞的群眾對望,那一張張的表情裡有失望、有同情、有驚訝,是這樣如同他踢出的最後一記球直勾勾惡狠狠地穿透他的視線,正中他那顆已然哀傷的心。

這是他在瑞典國家隊最後一場戰役,從今而後他將不再披上這件鮮黃色的10號球衣為這塊養育他的國家而戰,他將走自己的路,愈走愈遠,愈走愈遠。

他羞愧地想立刻消失的走回休息室,甚至迴避了與球迷的眼神接觸,垂頭瞇眼塌下來寬大的肩膀,此時耳邊卻開始傳來零星的掌聲,一個..兩個..三個..愈來愈多,愈來愈多,球場上的群眾陸續站起來一邊鼓掌一邊吶喊著『Zlatan..Zlatan..Zlatan』,整個偌大的球場沒有嘲諷的噓聲只有對王者的吶喊,隨之藍黃色的瑞典國旗也被高舉飄揚起來,『Zlatan..Zlatan..Zlatan』充滿節奏性整齊劃一的吶喊直到他身影消失。穿過球場的小窄門,等待他的是此起彼落咔嚓咔嚓相機聲,媒體記者依然期待著他對最後一場賽事的輸贏與自己的未來說上幾句話,他沈默地逕走向空蕩蕩的休息室,獨自一個人,整理、清洗、擦拭,濕漉漉的髮梢已分不清蓮蓬頭裡流出的是水、汗水還是淚水。

今天的Zlatan多想替瑞典國家隊贏得最後一場球賽,以示他對這塊土地國家滋養之情的回饋,只是讓他內心更複雜的是縱使他輸了,這塊土地上那些有情人,用了最大的掌聲歡送他的離開並感謝他代表瑞典所踢的每一場球。34歲的Zlatan在2016年6月宣布退出瑞典國家足球隊,截至他公布退出的那天為止,記者統計Zlatan替瑞典披甲上陣115次射入62球。眷戀地拾起一把足球場上的草,再望一眼再望一眼,直到場上最後一盞燈光熄滅。

30多年前,Malmö Rosengård小足球場裡有個每天奮力不斷練習踢球的小男孩,有個父母離異有時得住媽媽那有時換住爸爸哪的小男孩,有個環境困頓不知下一餐在哪,聽到吃飯便得迫使自己跑第一的瘦小身體,有個被媽媽用木湯杓毆打,打斷還得去商店買回另一隻新的給媽媽繼續毆打的小少年,他每天抱著足球睡覺,每天起床便開始思考該怎樣讓自己變更強,他開始作夢,夢想自己成為最棒的足球員,當時年輕氣盛的他是多麼害怕、甚至痛恨『輸』。

然而,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卻教導他『不要那樣害怕輸,人就該好好享受追求夢想過程的苦澀酸甜,你所走過的每一條艱辛的道路,遇過每一個幫助、挫折、更或者衝突,都是一種滋養,滋養出人走更遠、更長決心勇氣的養分。『輸與挫折並不可怕,艱難地是如何對抗自己內心的恐懼,在挫折中尋找更細節的進化』,感謝人生道路的每一場輸與贏,忐忑行走卻時時懷抱豐滿夢想。

Zlatan再次駛回兒時的Malmö Rosengård球場,手裡緊握著黃藍10號球衣,一個人獨自發楞凝視遠方,車上的兩個孩子等待許久終於不耐地從車上下來尋Zlatan回去,他們來到球場柵欄門口,走向Zlatan並用他們那小小的臂膀緊緊地抱住他,那小小的手臂那樣柔軟卻有力地撫慰了他,他們三個相擁地往車上走去,妻子、孩子的媽媽還在等著他們一道回去。

風中飛揚的球衣在秋天的風裡啪啪作響,掛在球場的鐵絲網上,掛在每一個夢想上,誰說『輸,不是另一段故事的開始』呢?,他將啟航往下一個人生道路前進,走自己的路,但不忘自己從那裡來,也不要忘記自己最初想往哪裡去。如今已經歷各種絕代風華的Zlatan這樣說:『我生於瑞典,也在這裡成長,最終我將在這塊土地死去』,不管未來他走多遠,他心安處便是他的故鄉。

我明白,我將往哪裡去,我明白,我從哪裡來,拉開幕簾關起外頭的一切成敗輸贏,我的家、我的家人永遠是我心歸處。

                       –刊於MY VOLVO Magazine  Vinter號季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