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在瑞典懷孕那回事之二,想剖腹門都沒有,但五星級產房讓你自然產

從早上10點多的確診,胎位依舊不正,等待醫師到來,醫病雙方又一小時的激辯,下午3點多了,在大學醫院的診療間,只剩下挺著37週大肚的我、外子,和隨行一位精通瑞典語的台灣朋友,瑞典女醫生拋下正在哭泣的我說:

「那你自己先冷靜一下,我手邊還有些事要處理,30分鐘後,我會和另一位助手醫師過來,到時候我們再來施行「胎兒外轉手術」。

醫生離開後,我克制不住地放聲大哭,腦子裡一團亂,很想馬上回家打開電腦訂張機票,飛回台灣。診間非常安靜,只剩我微微啜泣的聲音,朋友走上前抱住了我,輕聲說:「別擔心了,或許沒你想的可怕,現在能做的就是相信醫生說的,都來了,就試試吧!」

當媽媽發現胎位不正時,瑞典、台灣醫療思維大不同

時光倒流到32週的一次產檢,助產士提醒我這胎孩子依然未將頭轉下,雖然她語氣樂觀地說:「孩子還小,他自己會轉正的」,同時也和我討論,若確定胎位依然不正,會有一次「胎兒外轉術」,並將時間訂在非常接近生產時間,第37週(我的第一胎是在38週時生產)。隨之助產士拿出一張圖表,叮囑我回去照做「矯正胎位運動」。

那一個月我天天像個大肚的青蛙,趴在地上,照著圖上的分解動作,雙膝打開與肩同寬,胸部貼緊地面,臀部抬高,兩腿和地面盡可能90度。那年冬天的午後,不管陰天、晴天、雨天,一隻氣喘噓噓卻滿腹愁緒的青蛙,像當兵一樣,力求每一個動作的精準到位,臀部抬高再抬高,每次5-10分鐘的矯正術,像一世紀那樣長,一天得二到三次,直到我覺得我快就此翻白肚,小命休矣!

至此「胎位不正」走得流程,和我在台灣打聽到的如出一轍,不同的是「矯正胎位運動」後若是胎位不正,台灣多數醫生便直接擇日剖腹,瑞典則必須先走一次「胎兒外轉術」,「胎兒外轉術」在我周遭台灣的朋友圈,並不常聽到,在未手術前,我在網上搜尋的醫療訊息告訴我:「這樣的轉正術,可能造成小孩急產、羊水破裂或臍帶繞頸等結果,容易引發醫療糾紛,因此台灣的醫界鮮少鼓勵孕婦施行,多選擇直接剖腹」,我急切地告訴醫師台灣的作法及我的擔憂,並幻想著「在瑞典個人意志可以扭轉醫生的決定」。

優雅的女醫生聽完,悠悠地說了幾個結論,便匆匆離去,:

1.我說的案例都是機率極低的特例,他們幾乎每星期都會施行轉正術幾次,手法非常純熟,不會讓我和胎兒受傷,而且完全不會痛!

2.轉正成功後,會在恢復室等待30分鐘,觀察我和胎兒狀況,不會讓我和胎兒發生生命上的危險。

3.一星期後再照一次超音波,確定轉正後胎兒位置。

4.若沒確定轉正便有產兆進醫院,到醫院,醫生會評估狀況讓我「自然產」或「剖腹」,但他們依然以自然產為第一優先,因為瑞典醫師認為剖腹產造成產婦細菌感染,及其他病變的可能性高過自然產,且自然產是讓產後身體恢復最快速的方式,有助於哺乳和照顧孩子。但若中間發現危險,便緊急剖腹。

5.最後女醫師語重心長說道「該醫院在瑞典是非常專業的醫院,並不比台灣差,台灣與瑞典是不一樣的,我應該打從心底相信瑞典的專業醫生,他們不會讓我出事的。」

什麼是胎兒外轉手術?

女醫師領著另一位男助手進來,大步邁進診間時有種磨刀霍霍的陣仗,我像是魚肉般躺在醫療床上,醫師首先施打一劑抒緩子宮的藥劑,待子宮鬆弛後,在肚皮上塗上冰涼的潤滑劑,接著醫師和助手一左一右幫我施行胎兒外轉手術,以順時針方向把胎兒隔著我的肚皮和羊水「用力推!!!」。

那種所謂不痛的痛感,大概是和快生的陣痛比較,我想醫師自己一定沒被推過,才會說出一點都不痛這種話,人必須像生孩子一樣調整呼吸節奏,不該用力時放鬆,避免以力抵力,在腦中想像渾圓太極,以柔克剛這種武功密笈,一切都才會順順利利穩穩當當。

大概不到10分鐘,醫師推斷胎兒已經被推到正確的胎位,但你可以清楚透過肚皮感受到她的躁動不安,肚皮下的她扭動著一直企圖又轉回去,助手醫生看著肚皮的波濤暗湧,又停留了一會兒調整胎兒的位置,我問醫生不能把小孩的頭粗暴地直接塞進骨盆腔嗎?醫生大概明白母親已痛到無理智,對於我的要求換來「冉冉一笑」

在冰冷蒼白的診間,等待恢復的那30分鐘,彷彿一世紀那麼長,一直看到肚皮下的胎兒似乎因生氣不斷地蠕動,貼在肚皮上的心電儀器,顯示著她高達190的蠕動(正常是140-150),回家前醫生再度來確認一次胎兒位置是否跑掉,最後,我滿懷忐忑地回到家中等待這位懶散的孩子來到這未知的世間,或許她害怕母親也害怕。

瑞典產科醫療大不同!

根據統計懷孕過程中,到生產前依然胎位不正的胎兒約有8%的機率,其實機率不算高,在這不算高的機率裡,亞洲醫生為了避免突發性醫療事故,一般會選擇最快速的剖腹產來處理,但在瑞典孕婦因為胎位不正而剖腹的機率卻微乎其微。

我們身邊朋友唯一一位得以在瑞典剖腹的原因,在於她拿出她美國醫生所提出她心臟有問題的病歷記錄,其他均是得靠自己自然產生出孩子,身邊聽聞幾個驚心動魄的例子,由於胎兒過大,約4.5公斤,在生產時因孩子過大又太快衝出,將媽媽的子宮頸也連帶往下拉出;也有人大失血緊急輸血,輸入近1000CC的血液;或者因生產時施力錯誤導致母親產後休克急救;孩子因破羊水後,助產士仍希望母親自然陣痛產下孩子,胎兒在母體內等待過久,導致胎兒吃進胎便又細菌感染。

在這個看似文明又先進的國度裡,沿用著極為原始自然的方式生育孩子,「剖腹」在這被歸類為極不必要又增添危險的非自然醫療,除非涉及生命危險,否則瑞典產科萬萬不會輕易動刀。

在瑞典還有幾個和亞洲很不同的醫療行為,例如:

1.產婦大破水但無陣痛現象,在家待產48小時

在瑞典若產婦破水了,醫院不會急著叫妳去醫院,能到醫院待產判斷的標準依然是陣痛頻率,醫院會通知你到醫院做羊水量和胎兒心跳檢查,但產婦並不能因此留在醫院待產,檢查完請產婦回去,8-12小時候後再回醫院做一次同樣檢查,直到產婦已真正生產陣痛到開兩指到四指為止,最多不超過48小時。

醫院的作法一來是家裡比醫院舒適,再者生產不會那樣快速,因此不用過度慌張,但最終最現實考量仍是珍貴的病床和護理人員的人力問題。在這裡沒有「有錢能使鬼推磨」的潛規則,凡事照著瑞典醫療規矩來,病人可以受那奔波的罪也不能使醫療浪費,讓出需要的床位。

2.不過份不必要的精細檢查,但產房卻完全貼近產婦而設計

從懷孕開始,亞洲近年來暢行「妊娠糖尿病」到「3D超音波」,在這邊通通沒有,十次產檢有著只是例行性的血糖檢測、體重、聽胎心音、量肚圍,另外兩次仔細的超音波檢查,台灣目前產檢流行喝下爆甜的糖水,檢查所謂「妊娠糖尿病」,生完兩個孩子的我還著實沒聽過這項檢查。

但非常不同的是當你住進醫院生產那一刻,醫院裡貼心的助產設計,往往讓產婦有住進高級VIP房的感覺,所有歷經自然產的產婦均有生產過程中過痛,最終無法施力,或者開指過程卡關的痛苦階段,因此瑞典產科為此設計一連串幫助產婦生產的輔助工具,從止痛的笑氣、薰灸、浴缸SPA(利用水壓降低痛感),到增快開指的彈力球、走路輔助器一應俱全,並讓產婦大嗑冰淇淋保持心情愉悅。

若說亞洲與瑞典的醫療最大的不同,可以說亞洲著重在疾病的預防,而瑞典則著重疾病的醫治。瑞典相信人體有自身的免疫力,及對抗種種不適的反射能力,醫療只是輔助的角色,非強行介入的角色,生產、哺乳、身體復原到撫育新生兒,這些身體自然法則理應都可順利進行,就如同感冒般,人總得先發燒個三天三夜,身體依然無法恢復,醫療才會強行介入,給予藥物幫助。生產也是如此,他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自然地生下孩子,儘管胎位不正,人天生的韌性也總辦法克服一切,真有危險才會採取非自然的方式介入。反觀台灣的醫療,卻是以預防危險發生為前提,預防感冒加劇,所以一開始就下得重藥,害怕產婦臨產危險,所以縱使是5%機率的危險,也得事先排除。這是兩者間,非常大的醫療觀念差異。

看著當年那個胎位不正小娃,今已四足歲,回想起當年醫師那句話「我們是很專業的醫院,就算出事也會在手術台上把你救回來!」是阿!想在這因自己擔心便剖腹生產,大概得先在手術台上發生事故,但不管如何他們總是會專業地救回妳,保你個母子均安,這依然是值得額手慶幸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