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瓷器中的貼花技術-1920-40年代

20180503_092636

照片上Calle Blomqvist正在小心翼翼剪裁著一朵朵的貼花,當然從1940年代就是Wilhelm Kåge的助手的他應該不是由他實際拓上這些貼花,但可以看到當時的貼花由特製的印表機將設計好的圖案列印到特殊的紙上,再由人工一朵一朵剪成合適大小,拓印到杯皿或盤皿上。這樣的工作對瑞典二十世紀初期年紀只有十多歲的女孩來說,絕對是一份安身立命的好工作,工作簡單、環境單純、時薪也算不錯,很多女孩13歲起便開始進入這樣的印刷作坊工作,因此當時有個特殊的名字來稱這些女孩,「 Klippflicka」,或許我們可以直譯成「剪紙女孩」。

20180503_101738

20180503_101758.jpg

在這些工廠工人回憶錄裡,1910出生的Astrid敘說起當時工作情況,13歲剛從小學畢業的她非常幸運地得到在瓷器廠印刷工坊裡「剪紙女孩」的工作,她的第一句:「這並不是什麼愉快的工作」,剪紙女孩是個很講究工作效率的工作,女孩們必須從粗重的印刷機拉出笨重的印刷成品,必須上上下下不斷來回奔跑,更得在成品被弄髒前趕緊裁切好乾淨的印刷品,其中Gustavsberg Kina系列讓她印象格外深刻,印刷成品上的黏劑異常黏,女孩們幾乎無法從印刷機上扯下來。

20180510_103958.jpg

-Gustavsberg Kina系列

同樣在1910出生的Lisa Åkerström也描述當時工廠的工作情況,一般女孩在擔任三年剪紙女孩後便會換到拓印貼花的工作,要將貼花慢慢地牢牢地拓印在杯皿和餐盤上,是大家意想不到的艱難,通常一整天拓印下來,整個臂膀和手腕都會酸痛不已,我在工廠工作那段時間,我的拇指一直是腫的。

這樣的剪紙女孩工作活躍在瑞典1920-50期間,當時薪資以時薪計算,一小時約50-55分錢(100 öre=1kr),略比手繪工作低薪(手繪薪資,一小時73分錢),但卻也是當時知識水準不高的女孩們非常喜愛的工作。

從目前老照片可以看出大概工作流程,從銅板印刷機上拉扯出印刷成品,然後剪裁出合適大小的貼花,再用毛刷工具,慢慢將貼花輕拓上已經過第一次初燒的瓷品,過程中還得將多餘的貼花紙清理乾淨。最後將貼花完成的成品浸入裝滿釉水的桶內,待均勻地被釉水浸潤後,入窯爐再進行第二次燒制工作。

初期的貼花技術關乎當時的印刷技術,貼花的紙質感覺較厚,銅板印刷可以印刷出來的顏色也較單調,多數僅能一色到二色,上述所提到1925年Kina系列,這樣可以套上三到四色的印刷在當時已算是非常先進的技術。

現今看來不過了了的食器,但距今快100年以前卻是聚集很多人辛苦的汗水和研發而成,剪紙女孩或許消失了,但女孩們拓印的食器卻流傳下來,見證他們的存在也見證瑞典食器的歷史。

口述紀錄資料參考“Gustavsbergs porslinsfabrik Människor och miljöe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