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移民夢

從我們架網站開始寫文章開始,常會收到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問題,每一個問題我們都盡可能去找答案,有時候可能真的不懂就問問朋友討論過後再回答。開站以來收到最多的問題,我想大概以「如何移民瑞典」、「如何申請瑞典學校」、「如何找瑞典工作」最多,當數量多到似乎把我倆當瑞典移民局詢問時,我們也陷入一種彈性疲乏狀況,後來我也發現網友在我們這得不到答案就會去問其他同在瑞典有架網站的朋友,事後我也不在那樣難過我幫不上什麼忙。

最近為了調整自己的狀態,又回去語言學校上學,班上恰巧有個中國朋友,基於講同樣的語言多少還是會聊上兩句。她是個非常非常積極認真的好學生,和我這種還在休息狀態打醬油的學習心態完全不同,但學期末她卻出乎意料的缺席很多次,或者是急急忙忙來上學或考試,人咻一下又不見了。一次課堂中場休息看她去找老師談事情,隱約聽到律師、護照、工作簽證等單字,後來某一天老師就在課堂上說她們全家準備搬回中國,無法繼續留在瑞典了。班上拿著臨時簽證的難民(移民)很多,無法拿到瑞典居留這樣的事大家聽到難免膽顫心驚,若沒在簽證有效時間內找到工作,順利拿到永久居留,下一個離開又會是誰?

我這個同學和先生過來時間不算長,大概兩年時間,兩人原先在中國的工作都是中醫師,聊天過程她提到過是為了孩子的未來決定舉家過來瑞典,原先她的打算是她在最短時間內學好瑞典語,之後也能在瑞典找到針灸復健的工作,對於她們家為何後來沒拿到接下來的工作簽我沒多問,畢竟幫不上忙的事,問多了也是添亂,況且有些人也不樂意將自家事當茶餘飯後的話題聊開。

大家懷著瑞典移民夢過來,將瑞典當作一個理想國,期待在這裡有更好的生活,想像孩子在這的未來有更好的機會,但是不是每一個移民夢都可以實現,又或者說白了理想國會不會是大家想像的一種投射。

瑞典人的美國移民夢,我們的瑞典移民夢

最近在看一部100多年前大量瑞典人移民美國的紀錄片,紀錄片由古今兩個小男孩家族穿插串連而成,100多年前九歲小男孩Joel家族移民美國,和1990年前後九歲小男孩Mustafa Mohamed(如今為瑞典知名慢跑運動員)跟著媽媽從索馬利亞移民到瑞典的兩段故事。

100多年前的瑞典居民多數以農業為生,但瑞典地理位置卻屬氣候不佳農作物稱不上豐沛的貧瘠之地,一般居民仰賴在地主家工作換取食物和居住地,可以拿到實際薪水的工作少之又少,貧困的生活彷彿世襲般一代接著一代,當時大約有一百三十萬的瑞典人遠走美國(相當於三分之一的瑞典人口),企圖為自己為孩子衝破貧困的枷鎖,遠離家鄉故土來到那個當時人們口中、招聘單上的摩登新世界。

故事中的Joel家族在當時其實稱不上非常貧窮的家庭,他們一家子九個人住在一個還算大的房子裡,擁有六條牛一匹馬的財產,讓Joel父親想移民的理由,是Joel的叔叔已先行移民美國並在哪有一個農場,Joel父親在Joel的爺爺過世後便決定變賣一切也去美國闖一闖,可能他能變得更有錢,可能孩子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改變孩子的未來,只是此行Joel家族一生便沒有再回到瑞典。

理由是他們再也沒有多餘的積蓄負擔他們回到瑞典的旅行。

其實,一百年前美國移民夢和我們現在所想相差無幾。當我們打電話回家時,親友問你好不好,為了不讓他們擔心,或者為了面子,多數的我們選擇報喜不報憂,我們不會把生活種種困難說出口,不會解釋在一個語言不通生活文化完全不同的國度,拋棄過去的一切重新站起來有多麼困難,就像超市裡的高麗菜長得像,台灣的菜是又鮮又脆,瑞典卻是硬如堅石味如嚼臘,這只是生活中小到不能小的瑣事,但現實是人生就是由這樣一件又一件微乎其微的瑣事建構而成。日子過的如何?該怎樣回答,當然挑好的有趣的得體的說。

對,一百年前瑞典人的美國移民夢亦是如此,往返的書信描述的只有美國的富餘摩登、到處都是工作機會、人人都可變富人。寄回的照片上穿著最正式的華服,彷彿在異地一切生活都是不可思議的美好和富足。

但實際上呢?

當時在瑞典的親戚,沒有人會知道Joel的爸爸一生因語言不通在美國始終適應不良的度過下半生,沒有人會預料Joel並沒有過上更好的生活,父親心臟疾病的早逝讓Joel很早就得去工廠工作,操作機器的過程中喪失數根手指頭,之後他過著開計程車、打零工的生活,階級差距並未因為他們舉家的移民便獲得改變。

另一段二十一世紀瑞典移民故事

當時間往前走到下一個世紀,瑞典不再是當初那個貧窮到得去異地尋找美國夢的國度,人們開始把「瑞典夢」取代「美國夢」,或許我們可以稱之「平等新世界?」。另一個九歲的男孩-Mustafa,一個索馬利亞男孩,在八歲那年他媽媽和一個瑞典男人相愛,並決定帶著她的孩子移民瑞典哥德堡,當時的情勢變得險峻,他們原本居住的城市愈來愈艱難,每天夜裡槍砲聲不斷接連響起,接著白天也不消停,『要不要走?』這問題肯定思考非常久,在『離開自己的家族、離開所有的朋友、離開自己的國土!』的矛盾糾葛裡,幾乎在我每一個難民同學故事裡都聽到過,每一刻都在做最後祈禱,對外戰爭或內戰衝突明天就會停止,或許不會打到我們的城市,或許再撐一下苦難日子就結束了。

不管如何,九歲的索馬利亞男孩-Mustafa跟著媽媽來到瑞典,他得學的第一串話,

Mamma är inte hemma, kommer snart』(媽媽不在家,很快回來),

接著大人又教他幾句重要的短句讓他可以順利進到瑞典這新社會。

故事說到著時,我有時會想起幾個我碰巧遇見的移民小孩,剛來到完全陌生的的語言陌生的環境,一切都是那樣不同,但他得馬上去上學,得去聽懂老師說什麼,同學說什麼,其他孩子會像報馬仔跑來告訴我,那個新來誰不會說瑞典語只會一點點英文,但他和你們一樣說中文喔。我們大人常會自我解嘲地說『孩子學習快,適應比大人還快』,但若是你站在哪觀察那個一句話都不懂,每天默默蹲在沙坑自己玩沙自己在教室角落畫畫的孩子,老師對他說話總是比手畫腳,孩子內心的恐懼和害怕我們會以一句「孩子都適應很快,不用擔心」一語帶過,但若假設父母和孩子交換角色呢?我們是否還可以如此輕易地認為當個孩子很容易。對誰都不簡單,但我們得記得

孩子配合著大人的選擇來到一個他無法選擇的新世界。

當九歲索馬利亞男孩Mustafa跟著他媽媽和哥哥重新在瑞典開始,在瑞典他接受新的教育並完成他的夢想,他成為一個知名的運動員,也從事慢跑教練的工作,他的新世界依然在持續,他也一直這樣努力著。

不管在哪裡,都得好好過日子

將近十年前我的另一半告訴我,他因為沒錢出國唸書,所以他想趁年輕時出國工作看看其他世界,他希望我支持他的「夢想」,在他來瑞典工作前,我對瑞典幾乎一無所知,除了地圖靠近北極的極寒之地、偶爾去逛的IKEA,英語很破的我移居瑞典的夢想並非我的夢想。

當孩子相繼出生,他們在這上幼稚園在這交朋友在這生活,他們從骨子裡相信自己其實和瑞典人沒太大的差異,甚至逐漸瑞典語比中文流利,而另一半永遠在忙碌著他既有的事業,並無暇顧及你該做什麼該怎麼做,實際生活裡你會逐漸發現全家不適應的就只剩你一個人。

是你不夠努力,是你不夠堅強不夠有韌性,在另一國度迅速學會一兩種語言,快速重新站起來,找一份安身立命的工作,重新認識朋友有自己的生活圈。只是…..每個人的聰明程度不同、堅強程度不同、敏感度不同、接受新事物所需的時間長短不同,我們可以確保「我」就是那個可以瞬間重新開始那一個,還是像Joel的爸爸一樣終其一生始終無法融入新世界卻也回不去舊世界。

就算到此刻,我還是無法告訴你移民夢到底好不好,有人快速融入這個社會自立了,有人依然十年下來載浮載沈,有時厲害一點的人會嘲笑「是你不夠堅強不夠努力」,的確或許可以這樣簡單粗暴地將所有人的經歷齊頭式地解釋,但寬鬆一點來說每個人都有自己各自不同的問題與困境,如何輕易說出口說「不夠努力」這樣的話。

國外生活看似很美好,但請看清楚只有「看似」,並非事實,社交媒體上每天都有人曬得華服美食旅行玩樂,但實際生活如何卻只有當事人知道。但有一點我很肯定,以一個移民的身份在異地生活,你得非常努力,比當地人更努力去凸顯自身的價值,有時你甚至得活得「很用力」!

當然。當你覺得你準備好這樣的心態,你懷著和我先生30多歲時的夢想,你的家庭也能全力支持你,那就勇敢的出走吧,僅管未來道路充滿荊棘,但總是會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綻放屬於自己的花朵,不管你在哪塊土地上。

PS:若對文章中提到紀錄片感興趣,對學習瑞典語也非常有幫助,可參考

https://urskola.se/Produkter/181305-Manniskor-for-andring-Emigranterna-ett-annat-liv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