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跌倒了,也要優雅起身

如果有天你的另一半離開你,你可以堅強地再度起身嗎?

我的好朋友安娜被提離婚那週,我也是不時恍神著,在送孩子上學走回家的路上,我想著若是有天我剩自己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該怎麼辦?我父親離開我時,那年我剛滿19歲,母親可以說從此一蹶不振,終日精神委靡不敢出門也不大吃飯,有什麼需要她總央求我,妳出去買吧,我不想出去。有天我終於發火問她:

你到底要這樣到什麼時候?我回學校上學,你怎麼辦?

她極委屈地說:

我怕,怕別人笑我寡婦。

在往後二十多年,我媽再也沒笑過,每個醫生都說她的抑鬱症一年比一年嚴重,直到她走那天。

我的內心一直有著這樣的陰影,身邊的另一半不可能永遠和你在一起,縱使他不是愛上另一個人有一天他也有可能像我父親那樣撒手一去。那時候,我該怎麼辦?

一年前我決定回學校讀書,半年前開始讀另一個專業,我不想讓心理的恐懼一天比一天更焦慮,自立永遠比仰賴另一個人來得強。

來自摩洛哥的母親

學校生活異常緊湊,人往往不是在前往上學的路上就是在某一場測驗的路上,不時小跑步著。班上同學多數來自敘利亞和索馬利亞,少數來自伊朗、伊拉克、塞爾維亞、波斯尼亞、摩洛哥,來自亞洲的只有我和另一個很早就離開印尼的女生。下課休息時,你就看到不同族群會自動分成幾個大小不同的圈圈團體,當然語言是劃分這些圈圈的最主要因素,其次就是不同的興趣或者想學習的動機。

首先,如果提到『摩洛哥』大家會想到什麼,或許我們先這樣問摩洛哥在哪裡?摩洛哥位於北非,隔著一條直布羅陀海峽與西班牙南邊的直布羅陀遙遙相望,前陣子秀智主演的韓劇-浪客行,很多場景就是在摩洛哥拍攝,旅遊導覽稱之『北非的後花園』。

班上有兩個摩洛哥女生,大概因為我們都屬於少數族群,所以就莫名其妙走得比較近起來,S是嫁到瑞典,B則是帶著三個兒子自己在瑞典生活。因為B在班上瑞典語實在太過突出,加上她個性非常圓融也樂於助人,所以大家不免對她好奇起來,但若是太過深入談到她的私事,她就會我是個單親媽媽一語帶過。

後來我才輾轉知道一些她之前的故事,B之前在摩洛哥是個家庭主婦,讀完大學便結婚,陸續有三個孩子,在她來瑞典前她的生活重心就是照顧三個兒子。大概五六年前,她先生到瑞典工作遇上另一個瑞典女生接著在瑞典同居,也把三個孩子陸續接來瑞典居住。但她先生並沒有和B馬上離婚,只是一直拖著直到她先生兩年前重病又回到摩洛哥休養,他們全家才又再一起,最後,她先生病死在摩洛哥,三個孩子已經習慣瑞典的生活模式,希望媽媽帶他們回到瑞典,因此B又帶著三個孩子回到瑞典,重新開始她的人生。

因為過程有點曲折離奇,加上B給人的印象實在非常樂觀及溫柔,所以這樣故事完全和她連接不起來。從未聽她抱怨人生任何事,老三在學什麼數學、老二的高中瑞典語得學希臘神話,她基本上和三個孩子學習一起同步,她今天得幫老大忙國家檢定考試,明天得帶孩子去銀行,再過幾天得去社會局請求幫助,在瑞典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獨立扛起一個家庭的一切。

有一天老師在班上玩了一個遊戲,叫『我渴望…』,大家必須在三秒內說出你渴望的某個東西或某個人,那天她的回答是『我渴望再看到我先生。』

人生就是一場不斷的挫折,但重點是怎樣靠自己爬起來

每個人都有一段故事,我們會看到別人光鮮亮麗看似美好的一面,但背後的故事卻只有自己知道。認識B後,我常在想自己是否有同樣的勇氣去面對一切人生的難關,或者像我母親一樣躲在鄉下的小房子裡,讓孩子去幫我打理一切。

這一年我每天拖著疲憊的腳步回家,怎樣學習和未來自己想做什麼,除了自己沒人可幫上忙。我可以選擇繼續待在自己的舒適圈,靠著先生的庇護,但我在未來可能還有四十年的歲月裡,我更想要是靠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

此文與來自丹麥的新銳設計品牌Nordgreen合作,時光是一條不能回溯的河流,願我們生命中的每一個瞬間都與美好相伴。

粉絲專屬福利八折優惠折扣碼:swedenholaavFS

https://nordgreen.com.tw

#nordgreen #nordicwatch #nordgreen 無限 #nordgreen哲學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